当前位置:险阻艰难社会权健要求丁香医生道歉,各方怎么看? ​
权健要求丁香医生道歉,各方怎么看? ​
2022-05-22

刷屏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让一桩旧案重回公众视野。

12月25日下午,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发布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提及,三年前,内蒙古患癌女童周洋的父亲周二力在权健公司人员的劝说下,让女儿放弃化疗,转而服用权健公司的抗癌产品,最终导致女孩病情恶化身亡。

12月26日凌晨,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信号发布“严正声明”称,前述文章不实,指责其“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严重侵犯权健合法权益,致使社会大众对权健品牌造成误解。”声明还要求,“丁香医生”撤稿并道歉。

一纸声明未能平息外界的质疑。尤其是前述文章的起点,权健公司到底是如何为女童周洋提供“治疗”的?与周洋最终的离世有多大关系?有无利用这次治疗进行虚假宣传?

12月25日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与周二力取得了联系,通过电话和微信,周二力向记者详细阐述了女儿接受权健治疗的经过。

“在(权健创始人)束昱辉的办公室,他们告诉我这病完全可以治愈,几个月就能痊愈,就是这句话彻底打动了我。”周二力讲述,2012年,在他上媒体求助的节目播出后,一个自称权健公司北京大区经理的人找到了他,并把他带到了权健公司老板束昱辉的办公室,“给我介绍说,他们八千万买回来一个中药秘方可以治好我女儿的病。”

据周二力介绍,2012年12月起,他开始接受权健公司和束昱辉给女儿的治疗方案,并停止了化疗。女儿服用权健的药几个月后,不但没有效果,肿瘤标志物数值却持续上升。

“当时。周洋同病房也有几个孩子尝试了权健的药和治疗方案,有的孩子因为中药苦受不了那个味儿,中途放弃了,有的在接受权健治疗的同时还在接受西医的治疗,只有我们完全停止了医院的治疗,只吃权健的药……”说到这里,周二力语速慢了下来,许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更让周二力没想到的是,到了2013年11月左右,网上出现大量他女儿的照片和文字资料,称接受权健治疗后获得痊愈。此后他曾多次找权健公司理论未果。

“权健公司北京大区的经理就打来电话想要和我私了,‘给你多少钱你才能不往外说?50万?100万?1000万?’ 意思只要我开口,他们多少钱都能给。这笔钱在我看来是吓人的数字。但是我不想要钱,我只想要求他们删除,他们不睬。”周二力这么向澎湃新闻记者讲述当时的情景。

此后,周二力将权健公司告上法庭,但未获支持。

2015年4月,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显示,无法证实这些互联网上的侵权行为(虚假宣传周洋病情,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出自权健公司官方,因此判决周二力败诉。

2015年12月,周洋去世。

周二力表示,女儿周洋的去世给他带来了不可磨灭的痛苦,今年12月12日是女儿三周年忌日,他打算振作起来,重新诉诸法律,希望权健公司骗人的行迹能得以曝光,不会有更多的人被权健欺骗,不会有其他人因此失去生命。

不过,接下来究竟以何种名义发起新的诉讼,周二力还没有想好。

广强律师事务所网络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周筱赟对澎湃新闻记者分析,民事诉讼中人身损害赔偿的追诉期只有两年,鉴于周洋已经去世三年,此时发起此类诉讼存在困难。他建议,周二力可以搜集证据,向工商部门举报权健集团虚假宣传,向卫生部门举报非法行医。可以尝试刑事自诉,但难度较大。

周筱赟也指出,此类案件存在较大的举证难度,因为很难证明服用权健产品和周洋死亡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以下为澎湃新闻记者整理的周二力自述内容:

大概是在2012年10月,我女儿周洋的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经过了四次手术还未见好转。女儿的病走投无路,我实在没办法了,就联系了央视的星光大道节目寻求帮助,上节目不是图捐款,就是想找到治病的方法。

节目播出后,一个自称权健公司北京大区经理的人找到了我,说他们公司有治疗的方法。没多久,他把我带到了公司老板束昱辉的办公室,给我介绍说,他们八千万买回来一个中药秘方可以治好我女儿的病。

那时权健肿瘤医院还没有建起来,我第一次去权健公司的时候,看着那个地方那么豪华,却不太像一家医疗机构。我没有什么文化,所以也没有察觉到更多不对劲的地方,而且我想这么大的公司不至于做害人的事情。

在束昱辉的办公室,他们告诉我这病完全可以治愈,几个月就能痊愈,就是这句话彻底打动了我,听到这个我就想不了别的事,只要能治好我就愿意去试。压根没有想到去怀疑他们。你能理解吗,作为一个父亲,孩子是那样的情况,看到女儿背后一个大窟窿,孩子那么小每次化疗都痛不欲生,当时确实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2012年12月起,我开始接受权健公司和束昱辉给女儿的治疗方案。每次都是一位李姓的主任把我带到办公室,然后他去取药。给我女儿的药是一种150ml一袋的棕褐色液体,和平常见的熬好的中药没什么两样。一天两袋,一个月的花费是4000元,这个花费和在医院放疗化疗相比确实少了很多,而且我真的不忍心再看到女儿那么小遭受化疗的痛苦。

虽然是权健公司主动找到我提出要给女儿治病,但我也没想让他们给我免费,他们也没有说要给我免费。公司的一个负责人给我介绍了那个秘方之后,要求我支付一点药的成本费用,我认为这也是应该的。

我前后在权健拿药花了2万块左右,没有拿到过任何凭证。取药都没有收据,任何人过去拿药都不会给收据,我们在办公室交费开票,药剂室拿票取药,都是这样。

他们开的药包装上没有任何的说明介绍、认证准字,拿给我的时候都是已经熬好的汤剂,我曾经问过处方,对方说这是商业机密,保密,所以我至今不知道周洋喝的药里有什么。

当时周洋同病房也有几个孩子尝试了权健的药和治疗方案,有的孩子因为中药苦受不了那个味儿,中途放弃了,有的在接受权健治疗的同时还在接受西医的治疗,只有我们完全停止了医院的治疗,只吃权健的药……(说到这里周二力语速慢了下来,许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2013年中,女儿服用权健的药几个月了,不但没有效果,肿瘤标志物数值却持续上升。我们出院的时候,她的肿瘤标志物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我就问权健公司的人怎么回事,公司回复我:时间还没到,继续吃。又过了一阵,周洋病情又继续恶化,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让我再去找束总,说他还有别的治疗方案。

谁想到到了2013年11月左右,我突然接到了很多电话和QQ上的咨询,都是来问我权健的药是怎么治好我女儿的病的。我很意外,当时女儿的病已经有恶化的迹象,是谁在说治好了。后来我上网一看,才发现到处都是我女儿的照片和文字资料,称接受权健治疗后获得痊愈。包括权健公司发放给各地经销商的内部资料里也有,我都保存了这些资料。

那个时候打来的电话太多了,让我不堪其扰,已经影响到我给女儿治病。我找权健公司的人理论,要求他们删除虚假的宣传,都遭到了拒绝。实在没办法我就想到了找媒体求助。当时我联系了大河网的记者,向他说明了我们家的遭遇。一些媒体也做了报道。

没多久,权健公司北京大区的经理就打来电话想要和我私了:“给你多少钱你才能不往外说?50万?100万?1000万?” 意思只要我开口,他们多少钱都能给。这笔钱在我看来是吓人的数字。但是我不想要钱,我只想要求他们删除,他们不睬,反而和我说:“你把手机号和QQ号换了,这事就过去了。”

关于打广告的事,权健公司一开始和我说,如果治好了你女儿的病,你要多给我们宣传宣传。我说没问题,只要能治好,我肯定去给你们广而告之,哪怕我当着13亿人民面前跪下来给你们磕头感谢。但是压根没治好,而且更严重了,你怎么能到处说是你们公司治好了呢?

又过了一阵,我就再也联系不上权健公司的人,他们就像失联了一样,再也不理会我的诉求。实在没有办法我就想到了打官司。那个时候周洋还在世,病情复发恶化,我想让他们停止虚假宣传,就以侵害肖像权、隐私权的名义进行了起诉。

谁知道最终败诉了。2015年4月,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判我们输了。原因是无法证实这些互联网上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的虚假宣传周洋出自权健公司。对于这起官司会输,我完全没有预料到。

判决书里采用的很多说法都违背了事实,是权健公司编造出来的。比如说我们免费接受了他们的治疗,说我向他们索要钱财,还有说周洋病情恶化的原因是接受大量媒体采访和饮食不当……这些都太离奇了。

判决下来后,周洋的病情到了最严重的阶段,作为一个父亲我当时已经顾不上继续用法律手段再去争取什么。我只想陪在女儿的身边。2015年12月12日,我失去了我的女儿。我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这种痛苦让我再也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

丧子之痛再加上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这三年我过得浑浑噩噩。尽管没有再次诉诸法律和需求监管部门的帮助,但三年里我一直关注着权健这家公司,我注意到后来央视也曝光了权健的恶行,但这家公司居然到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

今年12月12日,是周洋三周年纪念日,我想着应该要再做些什么了。我打算重新起诉,但以什么名义还没想好。我图什么,我什么也不图,我只要权健别再害人了。我的女儿已经不在了,我就希望不会有更多的人被权健欺骗,不会有其他人因此失去生命。

有网友评论:

易辩小师爷

权健要求丁香医生道歉#今天三谈权健了,我的家电业前同事是权健的经营者,那次我随好友去他那边,他看出了我的狐疑,和我解释权健与传销的各种不同,反正我是没看出有啥本质上的区别。

我问他,你的这些东西有没有效啊。他就说哪边用了权健的产品,治疗好了多年的疾病。并开始谈权健多么神奇。然后我再问他有没有身边现场的案例呢,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和我说,如果权健没用,怎么会有那么多政府奖章呢,而且还做的这么大,冠名赞助了一个足球队?看来老百姓对于有权有势的大企业有天然的信赖啊。

加入权健的经营者其实未必对权健的产品多么有信心,全都是被那些不知出处的奖状光环所蒙蔽,认为跟着权健有肉吃。但真的是这样吗?

我另外有个学妹,家里面之前也投资经营了权健的火疗馆,不过后来因为不赚钱,关门歇业了。为什么不赚钱呢,我问她。

她说,火疗就是个噱头,给你做火疗基本都是免费的,关键是要卖给你各种权健的保健品。但是这些保健品她们家人自己看了觉得都是坑爹货,价格又贵。她们还是有底线的,不想害别人,所以当然也就赚不了钱啦。

跟着权健有肉吃,吃的,恐怕都是人血馒头。

皇城根下刀笔吏

医疗行业的恶,是最大的恶。

看到权健和丁香园互怼,看了一下各自文章和声明,虽然孰是孰非尚不清楚,但是深深感觉,医疗行业如果作恶,将比所有其他行业的恶,都要恶劣。

如果你买了一件假冒伪劣衣服,顶多衣服不要了,损失点银子。但是,如果你生病了,处于绝望中,而给你推荐各种保健品或神奇药物的专家,其实是个骗子,你可以想象这种痛苦吗?

这属于典型的严重二次伤害。

对于普通人来说,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商品,都不是必需品。比如,你少穿了一件漂亮衣服,少逛了一次街,或者少吃了一个包子,都不会产生严重后果。但是,生病治病,则是不可选择的。生了严重的病如果不看,就等于等死。

而在你没有选择,四处寻找救生希望的时候,却有人为了钱财来骗你的命,这种恶,是不应该被社会原谅,也不应该被纵容的。

这种恶的根源在于,医疗保健行业的商业化。

任何事物,一旦被商业化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唯利主义,一切朝钱看。对于普通商品而言,朝钱看没问题,但是,对于医疗保健行业而言,朝钱看则会导致大问题。

这就好比律师行业。律师是要挣钱的,但是律师不能乱打广告,乱承诺。如果你看到有律师乱打广告、乱承诺,比如包打赢官司,则律协是要处罚的。

所以,这两个行业本质上,都是需要带有专业性、客观性、公立性,不能过度商业化。过度商业化后,都会导致这两个行业侵害到别人,给别人造成二次伤害。

所有保健品,只要敢宣称包治百病,就是骗子。

现代医学尚且无能为力的一些绝症,说保健品能治疗,简直就是标准诈骗。

权健这件事,我不了解详情,但是随便在网上一搜就能看到“权健自然医学”,说实话,如果你真是医学,你就出药品了,为啥,你还是保健品呢?

前几天我妈妈就遇到了类似的事情,一位与她相识多年的阿姨,带着一盒东西找到妈妈说,这个东西是胶原蛋白,可以治疗困扰我妈妈多年的口腔溃疡问题。我妈小心翼翼将这盒一小条(类似雀巢咖啡包装大小)就150元的“胶原蛋白”带回了家。

我打开包装就看到,那一小条上赫然写着——“固体饮料”。

你知道我那个心情么?

相信父母在这个年龄段的人都能理解,那种无言以对却也不敢过于指责的心情。

你说我妈妈能不知道那不是药品么?但是出于对朋友的信任,对疾病的愤恨,对健康的期望,他们宁可相信这个东西是有用的,花钱也是心甘情愿的。

这种直销模式,应该说是这个年代最恶毒的发明,因为它依赖的是人们对朋友的信任,它消耗的是人们对朋友的信赖,最可恶的是,它还浪费人们的治疗机会。

就如这个新闻中那位小姑娘,因为对保健品的盲目信任,居然直接放弃治疗,这和让这个孩子等死有什么区别?

保健品能不能治疗疾病,他们自己不知道么?他们太清楚了,你看看那些广告词,“分解、调整、改善、环节、平衡、保障、促使……”

是不是都让你抱着希望,但是却也不明确告诉你,可以治疗什么?

你说人家虚假宣传,人家说了,我说了就是改善啊!

但是最过分的是,为什么让人家放弃治疗?你骗钱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剥夺人家真正的机会?

当然,如果认真去看,你们就会发现,他改善的,调整的,平衡的,都是不好量化判断的东西,什么淋巴系统,什么血液循环,什么脑垂体分泌……

它怎么不说能治疗感冒呢?因为它知道,它根本不可能治疗!

这就是聪明之处,这就是人家钻空子的地方。

我们国家从2016年的时候,就发布了《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明确规定,说明书主要内容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并且要声明:“本品不能代替药物”。不得含有虚假、夸大或者绝对化词语,明示或者暗示预防、治疗功能误导消费者。

可惜,有些保健品公司就会钻空子,人家不说人家治疗,人家说了,人家仅仅是改善,是调整,是平衡……

中文的博大精深,被人家运用的出神入化!

但是骗子就是骗子,一句话,只要敢说自己包治百病的保健品,一定是骗子!

丁香医生

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不要使用微信打开。

险阻艰难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